十四君_

渣文偶尔来一发~主刷全职~CP主韩叶||杂食动物

【全职高手】【韩叶】镖师?其实就是送快递的!

·古风江湖AU

·剧情向+逗比风,中篇保证HE

·CP主韩叶,副cp林方双花,副副cp莫橙以及等等,才开篇所以占几个tag,以后有cp出现才会打tag

·最后还要交代点啥呢......对了,虽说是韩叶文但是第一章老韩完全没有出现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



————————以下正文———————————————————



“兴欣客栈送镖业务大开张~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各色镖师任你挑任你选!不是1千两,不是1百两,更不是10两,一次只要998文钱!对~你没有听错,只要998!998文钱你买不了吃亏卖不了上当!”

“……”

“老板娘省点儿力气吧”

“老板娘你要不要来喝口水啊”

“老板娘我们能不坐这儿吗风有点儿大吹得慌”

陈果回头,看见她家三个刚任命的镖师正一人一张长条凳一字排开坐在她身后,翘着二郎腿,嗑着瓜子。

“这么喊完全不是个事儿啊,你看你喊了一个早上都没人理,旁边的旺财都还有人丢块骨头给他呢”。方锐说着,嘴里嗑出的瓜子皮“噗”得吐到地上,陈果瞪了一眼,他立马把瓜子皮扒拉到凳子底下。

“老板娘这事儿我们可以慢慢来,从长计议啊比如议一议报酬待遇什么的~”魏琛一旁笑眯眯地狗腿道。坐他们中间的叶修也附和着,

“是啊老板娘,一个时辰前你才决定开镖局,半个时辰前你才选定我们仨当镖师,除了这两样你什么都没决定,要讨论的事还多着呐~”说完又抓了一把瓜子。

陈果一听就来气,拍着他们三个身后的的堂桌对叶修吼道:“你以为我这是为了谁啊?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

叶修愣了一下,对陈果笑了笑,“恩,老板娘说得对,但是啊,”叶修话锋一转,“镖局确实不能只是就定一个‘我要开镖局,你们当镖师’这么简单就决定了,何况我们这儿现在还是个客栈。”

“……嗯…….好吧,你接着说。”陈果冷静下来想了想,叶修说得有道理,就抓了一撮方锐手里的瓜子也嗑了起来。

“首先你先想好你是不是确定了要开这个镖局,”陈果见陈果点了点头,叶修问她,“那客栈呢?一起开吗?那这样镖局和客栈很多时候没办法兼顾,到时候怎么办?”陈果不说话了。

“其次,”这次轮到方锐了,“镖师就我们几个吗?走什么镖系?粮镖?物镖?人身镖?”

方锐几个问题把陈果问得有点儿懵,“我们可以什么镖都走啊,不行吗?”

“我是没问题,大单子我一个人就够了,他俩哪凉快哪呆着!”方锐胸脯都要拍紫了,陈果又回头看着魏琛。

魏琛看老板娘提问到自己了,也直了直身子,一脸严肃,

“我要说的是个很严肃的事”。陈果点了点头示意他快说。

“价格和报酬”

“严肃点儿!”陈果一颗瓜子扔在他脑门上。

“老魏说得这个问题确实很严肃,镖单的价格和对等的镖师的薪酬也是其中重要的一环。”叶修接过话头。

“是吗……”,陈果一听确实是啊,“那这样吧,其他事情我来想,你们几个负责把兴欣的名号打出去就行。”

“没问题,包在我们身上!”

“老板娘你就放心的去吧!”

“诶我说猥琐方,干脆咱走那一招怎么样~”

“什么招?”

“就是~哼哼~”

“叶修你够猥琐啊!”

“谁敢跟你比啊。”

“滚滚滚!!!”

“你个废物点心给我转过去,瓜子皮都喷老夫脸上了!”

看那三个人已经从热烈的讨论开始变成无意义的嘴炮后,陈果不再管他们了。陈果回到柜上,看着自己从小到大住的这个地方,马上就要从一个客栈变成一个镖局了吗?陈果叹了口气。

 

晚饭后,陈果站在账柜后面,默默看着大堂里的一桌。

“他们这是玩什么呢?”见唐柔走过来,陈果拉住她问道。

“你早上不是让他们想点提高兴欣人气的法子吗。”唐柔笑了笑。

陈果更疑惑了,就和唐柔并排看着。

“咦~那不是老大和老魏吗,我也一起!”

突然从旁边楼梯口传出这么一声,是包荣兴。唐柔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他。

“包子,你老大他们玩游戏呢,要咱们假装不认识他们。”

“哦哦哦!玩游戏我也是一把好手呢!”

说完包荣兴却飞快直朝叶修和魏琛走去,来到他们桌前,超大力的拍了拍叶修的肩,叶修都被他拍得一歪。

“兄弟新来的吧!吃好喝好啊!”说完给他俩倒了个茶,又径直走了回来。

“怎么样我厉害吧!”

“厉害厉害。”唐柔和陈果笑眯眯地对他说着。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包荣兴心满意足地吹着口哨走了。

目送他离开后,唐柔和陈果松了口气,继续看着大堂里演的好戏。

 

这边,叶修和魏琛也是同时暗暗松了口气。

“哈哈,小兄弟!我的眼光果然没错!”魏琛一边很大声的说着,一边拍了拍对面叶修的肩膀。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了一套商贾的衣服套在身上,乍一看还挺像个暴发户的。

坐他对面的叶修笑了笑,仔细一看,他身上还穿了一套劲装,手边放了一把大伞。陈果知道那好像是叶修的武器,平时就放在房里。

“好说~我们镖局向来是信用第一,从来不马虎~”

“小兄弟,真是多亏有你啊,这一路的经历写一本九九八十一难都不过分,老夫这一辈子恐怕都没法忘记!”说完还默默地看向远方。

两人周围不管是来打尖的还是住店的,都已经被魏琛的大嗓门吸引了过去。陈果讶异,难道这就是他们说的宣传方法,这也太…太低级了吧!这么嚎一嚎跟她早上的法子唯一区别就是,他们是派个托儿来嚎。陈果已经开始想如果他们失败了再想个什么办法呢。

突然,一阵疾风从大门闪过,众人都还没反应过来,就见一道黑影劈向魏琛面门。陈果大声尖叫起来,就要砍到了。

噌!突然传来一声响。众人看到那把快砍到魏琛面门的刀前赫然抵着一把大伞,这不就是刚刚那个年轻镖师的伞吗?!原来不是普通的伞吗?!

叶修挡开那黑衣人,却不急护到魏琛面前。魏琛先骂了起来:“你又是哪来的小兔崽子,为什么要杀我!”

黑衣人见自己动作挡下,向后退了几步。

“哎哟不要这么急嘛,就是有人给了我钱,我就来杀你呗~”黑衣人蒙着脸,声音听起来闷闷的。

众人一愣,传说中的杀手都不应该是那种高冷高冷的吗,一般不都是要么不说话要么就说什么“报血海深仇”“要你狗命”这种的吗,这个人不按剧情走啊。

“你是谁?”这边的拿伞镖师已经问了出来。

“都站好了,怕说出来吓着你们,大爷我,就是传说中的鬼迷神疑!”

……鬼迷神疑?!谁会信啊?!刚刚还很恐慌的围观群众现在却都默默在心里呐喊着,这句话简直是昭告天下——我是谁都不会是鬼迷神疑!而且哪有高手自我介绍那么不要脸,还自称“传说中的”?!

“等等,我好想听过,鬼迷神疑好想就是这么…这么猥琐”人群中突然有人很小声的和他的伙伴说起来。

这个其实不算什么秘密的江湖传言,鬼迷神疑真的特别猥琐特别不要脸,在侠义榜榜上有名的众侠客里也算独树一帜的存在。听和鬼迷神疑交过手的人说,这个人话不算多,但是每说一句能把你气死,定力好的翻他个白眼也就算了,定力不好的经常被他说得怒火攻心,偏偏这人还身手了得,打起来风格也很猥琐,东躲西藏左给你来一个陷阱右给你来个偷袭,经常把人揍得心里憋屈的很。

众人还在一边议论这人到底是不是装的,这边却出了些变故。

“快来,就是这,把那黑衣人拿下!”突然客栈冲进来很多捕快,看样子是要缉拿这个黑衣人。

谁报的官?这么扫兴!围观群众心里各种愤懑,本来想看看万一真是鬼迷神疑呢,万一那镖师真是高手呢,万一这不就有一场好戏看了么。

魏琛也在想哪个王八蛋报的官,尽坏人计划。

“小兄弟,你咋不上啊,快上去两三下把他解决了!”

“不急,看看他身手。”听到魏琛那边喊着,叶修却有了个新想法,何不顺水推舟。

来的捕快有十个,已经黑衣人团团围住,那人也不急着走,定下身来,呵呵一笑,

“看我大招!”黑衣人突然吼了一嗓子,手从兜里掏出了什么就要砸在地上,众人连忙转头护住脑袋,结果什么声响都没有。就听见捕快中有一人突然一声惨叫,其他人连忙看去,居然是被一颗小石头砸中了脑袋,不过听他叫的,应该特别疼。黑衣人看这些捕快是在蠢得可以,心里一乐,又从袖里滑出一颗,飞快一甩,啪得一下砸中了离他最远的一个。

刚倒了一个现在又昏了一个,站在黑衣人身后的捕快先回过神来,一把抱住他,结果黑衣人反应很快立刻蹲下,回身一手按住那捕快的肩头轻轻一翻翻出了包围圈,手却没有收回来,就着刚刚的姿势拉过他往肚子上一下膝袭,嘴里还念念有词,

“想耍流氓是吧!”

被连续三下膝袭,紧接着就被提住衣领丢出去,砸飞了想来解围的另外两个身上。三个捕快一下摔断了了叶修和魏琛刚刚坐过的桌子,三人也歇菜了。

“就你们这还当捕快?有没有个能打的?”黑衣人拍了拍衣裳。

“还愣着干嘛!一起上!”这群捕快被一下干掉了5个人,太羞耻了。

有个新到岗的小捕快一直战战兢兢的站在旁边,看着自己的前辈一个一个被收拾掉,直接吓愣了,直到9个捕快全躺平了他才反应过来,黑衣人抬头也看见了他,笑眯眯地朝他走了过来。

“小朋友不要怕,我下手会很轻……”

“丢不丢人啊?”

突然旁边冒出来一句,接着就见那人一脚飞踢把黑衣人踹出了客栈大门,直接落到街道上。

众人回头,是那个拿着伞的年轻镖师。

“嘶——疼疼疼——”黑衣人捂着侧腰站了起来。刚刚那一下幸好他有防备,挡住了叶修的动作,但是也没想这脚力这么大,直接被踢了出来,这个可真丢人了。

余光突然撇到冲来一个人影,黑衣人下意识向后翻去,结果那把没有撑开的大伞刚好扫着他的鼻尖过去。

“你来真的?!”黑衣人小声的朝叶修吼着。

“我要是来真的刚刚这下你能躲过去。”

对方没说话,叶修接着小声说着:“刚才我注意了一下,有一桌人对我挺感兴趣的,来头不小呢,可能这次我们能接个大单子。”

“真的!好好好!你赶快把我收拾了。”

两人这说这话,手上的动作可一直没停下。说的话只有他俩能听见,其他人看见的就是这镖师和黑衣人你来我往打得难舍难分,而且一直是镖师占上风。周围已经开始有人起哄了。

突然,黑衣人趁对方动作的空挡一手朝他的咽喉掐来。

围观群众顿时一惊,只见那镖师飞快地闪过那只手,矮下身,手里的打伞横了下来一下挡在黑衣人身上。

“不是说让我快点接解决你吗。”

“那也要装得像点儿吧!”

“现在挺像了,给我下去吧你。”

噗通!黑衣人就这么被镖师用伞打进了河里,周围一片安静,突然就爆发了热烈的掌声和叫好声。

有人已经开始打听他的来头了。

“兄弟好身手啊!”

“恩谢谢~”

“不知兄弟是那个镖局的,能说与我们听听吗,以后找兄弟保镖。”

叶修笑了起来,终于有人问了。“啪”,伞尖杵地,两只手叠在伞柄上。

“就是这儿,兴欣镖局~”

诶?众人有疑惑了。

“这儿不是个客栈吗?”

“这个问题问得好,就由我们老板娘来为您解答吧。”说完拉过了陈果,留了一句“老板娘我走镖累了,先去歇了”就上楼去了,余光瞥了一眼刚刚注意过的那桌人,现在已经不在了呢。

陈果那个气啊,桌子的账还没找他算,他倒是跑得快!

 

快打烊的时候,陈果回到二楼。还在楼梯口就听见一间房里吵吵嚷嚷的,仔细辨认,发现是从叶修魏琛方锐他们三个房里发出的。

“叶修你居然把我抽到水里去了?!现在天那么冷,河水冰的我诶!你还有没有点良心?!你良心让老魏吃了吧!”

“诶诶干啥!关我屁事儿啊!自己技不如人还怪起我来了。”

“方大侠你也不要自责,主要是哥太厉害了,打起架来我自己都害怕~”

“我呸你一脸!”

“吵什么吵什么!”陈果突然开门进来,“你们是不是想让大家都知道今天的事是我们自己演的啊。”

屋里三人见陈果突然推门进来都吓了一跳。

“老板娘你进屋不敲门的啊!”

陈果循声看过去,就见上半身赤条条的方锐急忙拿过椅背上的衣服往身上披。

“诶!……咳,不好意思啊。”陈果立刻扭过头。

“我可是好人家的小伙啊,就这么没了清白……”陈果在还那边红扑着脸,方锐这边套上衣服就原形毕现。

“我…我不是听你们说话声音太大了怕露馅嘛…”

“其实呢,能看出来的早就看出来了,”叶修突然出了声,“我们也就是为了自家产业做个宣传,何错之有,露馅就露馅吧。”

陈果沉默了,没法反驳叶修的话。

“对了,今天那张桌子的账还没跟你们算呢!”

“方锐的事儿。”

“方锐的事儿。”

叶修和魏琛齐齐指着方锐。

“我靠,你俩还有没有点下限啦!老板娘在上,你可要明察秋毫啊!”

“行,就从这个月薪水里扣吧。”

“老板娘……”

陈果看着叶修和魏琛鼓起了掌。

“从你们三个的薪水里扣。”

一片哀嚎。

“果果!有人找!”突然听到房间外唐柔敲了敲门,陈果把门打开。

“找我吗?是谁?”

“不知道,他就说找老板。”

陈果转念一想,可能是来托镖的,就叫了叶修一块儿下去了。

来到楼下,账台前站着的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看着有些害羞。陈果去招呼了他一声,少年很有礼貌,只是抬头看见陈果身后的叶修时,还是低下了目光,有些紧张羞涩的样子。

“请问…请问您是一叶之秋叶镖头吗……我,我叫乔一帆……”



——————————tbc———————————————————


快猜一猜哪伙对叶修很有兴♂趣的人是谁???(谁要理你)



说起来这个坑我大半年前就开好了,就是过年前的时候开的,现在才填我真是╮(╯ ▽╰ )╭

现在左手一个长坑,右手也是一个长坑,还时不时想摸个鱼什么的,世界真是精彩又美妙啊哈哈哈哈哈哈T ▽ T

总之,我会加油的!


评论(8)
热度(43)
© 十四君_ | Powered by LOFTER